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标签归档: 辛苦

仅以此文祝福老妈以及奋斗在沙县小吃一线的妇女们


晚上呆在家里无聊,似乎应该做些什么。想到千里之外的老妈还在小吃店里忙活,心里不禁有些伤心,想打个电话去问候她,可不知怎么把那几个字说出口,于是只好写成文字。

老妈已经从事小吃行业有17年之久,在这17年里,她可以说是受尽了困难,尤其是在深圳那几年。那时,老妈身犯重病,胆结石一直困扰着她,即便是如此,她还是要在小吃店里帮忙,因为小吃店里只有她和老爸,找不到帮手。常常要白天干活,晚上就要去医院打点滴,可以说与死亡是擦肩而过。而那时,我还在都初三,享受着父母从深圳挣来的血汗钱,并且还不知道老妈病的如此严重。

也许是老妈命硬,后来竟好了起来,并一直健康的活着。到了杭州后,店里的生意还可以,而店里很早就有小学生来光顾,所以要起的很早,这也导致了老妈每天的工作时间极长。有一个暑假,老爸生病在家,为了缓解老妈的负担,我也顶替上去。也正是这一个月,我才真正体会到老妈的辛苦。

从早上5:30起床,老妈就得忙个不停,早上6:30到7点时,有一群人会来吃拌面和馄饨,而这时老妈就会忙的连馄饨都来不及包,此时如果我去晚了,老妈忙的几乎会哭出来了。就这样一直到9点,等其他两个人起床之后,老妈才有得休息,吃上一顿早餐。之后就要做饭,卤鸡腿,鸭腿,包饺子,而这些老妈都要参与,等到中午忙完之后,其他两人又要去睡觉了。而店里就只剩我和老妈,这时老妈又要做炖汤,炸大排,有人来吃时,就要做给他吃,因为我不会做。傍晚有人来吃时,如果那两人还没起床,老妈有得忙的焦头烂额,因为我不会做,只会收碗筷,收钱,洗碗。晚上8:00吃过饭后,有时炖汤没有了,老妈又得做炖汤,做好之后再去睡觉。一般9:00去房间,9:30就要睡觉了,要不然明天起不来。为了缓解老妈的负担,后来我学会做了一些东西,也算减轻了她的负担。

有好几次,炸大排时,厨房里特别热,我和老妈都中暑了,然而即便是这样,老妈还是不能休息。有时有空,我就会和老妈说,没必要那么多事都她做,她不做自然会有其他人顶上,但老妈说我爸和弟弟都没有那份心来做好店里的事,所以很多事都得她身体力行,还好她现在还做得动。也是在这时,我才认真看看老妈。岁月已经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,白发也出现了几根,而老妈的肚子周边也是赘肉横生,身体严重变形,然而生活还得继续。去年去店里走了一趟,老妈的腰也不行了,连蹲下都有困难。

想想其它小吃店里的情况,大部分情况下也是妇女们是店里的顶梁柱。因为妇女们心无旁骛,一心只为了小吃店,为了这个家,即便是那特殊的几天,妇女们也是必须照常工作。而男人们总会有各种娱乐,玩游戏,看电影,所以他们无法全身心的投入这里。曾到过堂姐的店里,店里几乎是堂姐一个人在做;听过堂哥的小吃店,也是由嫂子撑起来。放眼望去,全国那么多小吃店,大部分也是由妇女们撑着。这群妇女们一年四季不停的在干活,极少逛街买衣服和买化妆品,因为时间不允许,而逛街买衣服和化妆几乎是女人的权利。而为了生活,她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权利。她们从早忙到晚,无规律的饮食与作息,使得身体严重的变形,细腰不再,而是赘肉横生,粗壮的大腿。

为了生活,她们牺牲的实在太多了,而这些男人们还不懂得珍惜。每年春节回家,男人们就会聚众赌博,而且赌注不小,有些人几乎会输光一年所挣的血汗钱。妇女们说他们几句,他们反而顶嘴相撞,有时还会使用暴力,而这时妇女们也毫无他法,只好来年继续做。有时我心里还想,真希望有天沙县小吃会改变,变得不再那么辛苦,这样这群妇女们就没有必要再这样牺牲自己。庆幸的是,希望还是有的,一种新的沙县小吃经营模式已经在北京、天津等地诞生,正在等待这股新模式能够吹遍全国。

此时此刻,能做的是,祝福这群奋斗在一线的妇女们,希望你们身体健康,尤其祝福我那亲爱的老妈,多谢你这么多年的付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