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标签归档: 胆结石

我的母亲


今天和老妈打了个电话,聊着聊着,鼻子有些酸溜溜的,眼睛也不觉有些湿润,我以为像我这样冷血的人是不会流泪的,没有想到,还是有点感情存在。或许我应该开始跑步了,这样水分就会转为汗水流出,也就不会流泪。而这眼泪也正是为母亲而流,因为母亲实在是太辛苦了,为了这个家,她付出的太多,可是回报确实那么少,不禁为她惋惜。

母亲出生在山区银溪一个普通家庭里,作为家里的长女,也受农村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,母亲读完小学一年级就辍学了,在家里照顾三个相继出生的弟弟,等到母亲再长大一些,她也要和外公一起去种田,挖竹笋。因为外公非常勤劳,母亲也是非常勤劳,因此这个普通的家庭在山村里创造了不少个第一,第一个收音机,第一辆自行车,第一台电视。也许正是因为小时候的这段经历,造就了母亲的善良与坚强。

母亲19岁那年,父亲高中毕业,未考上大学,于是和母亲相亲,结婚。刚来到父亲家里时,家里是一贫如洗,连最基本的菜盘子都是母亲从娘家带过来。也在同一年,母亲怀上了我,父亲远走江西种木耳去了,剩下母亲一个人在家里,受了不少苦。那时因为家里穷,母亲受到不少歧视,就连家里的大伯,二伯的家人对待母亲都不是很客气。我老家那是一栋房子是四兄弟聚居,分别是大伯,二伯,三伯,父亲。那时三伯和父亲去江西了,家里只剩下母亲一人,即便如此,怀孕的母亲依然要挺着肚子来打扫大厅,大伯和二伯全然不顾母亲的状态。也许是山区出来的孩子,母亲异常倔强和坚强,照常打扫大厅。在我看来,母亲的的性格更体现在另一件事上。那时远在江西的父亲寄给母亲400块钱的生活费,母亲用了其中的380块钱买了一辆永久自行车,只剩下20块钱的生活费,这也导致她在怀孕期间营养不良,腿经常抽筋,静脉区张。关于此事,母亲是这样解释的,别人都买自行车了,家里当然也要买一辆,不然会被别人看不起。母亲就是这样,不甘人后,并采取实际行动,而不是心里想想。

我出生的同一年,母亲又怀上了弟弟,于是我被送到外婆的家里。第二年,弟弟出生了。然而母亲还是想要一个女孩,于是弟弟出生那一年,母亲又怀上了,结果又生了一个弟弟。母亲一个人很难照料两个孩子,于是将最小的弟弟送走了。每每想起此事,母亲都会不甘心,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。

也许因为从小都是在外婆家长大,关于母亲的记忆特别少。直到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,我才回到父母亲的身边。记得小时候还是非常调皮的,于是经常被母亲用杉树枝打,还是挺疼的。印象最深的还是小时候被父亲打的那一次,那次我睡懒觉,弟弟来逗我,被我踢了一脚肚子,哭了之后,我就被父亲憋在被子里,哭的厉害,于是只好去找母亲,正好母亲炖的猪心汤好了,于是给我喝了一碗,也算是压压惊。

二年级的时候,母亲去了县医院看病,这时我才知道什么是胆结石,此后胆结石一直跟随母亲,挥之不去,此时我才知道母亲活的不容易。此后的几年,母亲和父亲一起在外面做小吃,其中的辛苦也只有做过小吃的人才知道。到深圳宝安的第一年,也是父亲胃病好了之后的第二年,也就是我读初三那年,母亲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每天白天干完活,就要去医院打点滴,因为胆结石变得严重了,而这一切我并不知,因为母亲并不想令我们兄弟担心。知道初中毕业,去了深圳才知道那时母亲和父亲经常吵架。

也许是母亲太坚强了,此后胆结石不再缠着母亲,在宝安区呆了几年之后,母亲和父亲转移到上海,之后又到杭州,此后一切都还算如意。大学毕业后的那个暑假,因为父亲生病的缘故,我去了一趟店里,此时我才知道母亲的不易。每天在店里,母亲忙的一趟糊涂,偶尔下午有空时,会和母亲聊聊家常,因为母子之间,能这样坐着聊天的时间其实还是相当少的。也是这时我才知道这个表面上很和谐的家庭里充斥着各种不和谐,而这不和谐的因素很大一部分来自父亲。我小时候就见识过父亲的脾气,现在接触之后,更加知道父亲的脾气,所幸的是与父亲相隔甚远,可怜母亲一直在父亲身边。也许母亲注定命苦,或许还是母亲太善良了。

为了这个家庭,母亲付出太多了。高中毕业时,家里已经一穷二白了,学费都是靠的考上大学,办毕业酒席收的红包,此后母亲和父亲到上海之后,一步一步的走来,勤俭持家,生活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,母亲本可以感到欣慰,然而现实却不是这样。父亲的赌性难改,而且脾气极差,导致了许多不和谐;弟弟花钱如流水一般,根本不体谅母亲的辛劳;而我目前还没有能力让母亲回家养老。依目前的趋势看,这种状态还要持续五年的时间,到那时,母亲也差不多做不动了,而我也差不多有能力让她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