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标签归档: 改变

与中耳炎的二十二年


假如和一种疾病一起度过二十二年,那么必然会在生理和心理上产生重大的影响,对于我,中耳炎就是这样一种病。

据老妈回忆,从哺乳期开始,中耳炎就缠上了我,确切地说,是缠上了左耳。因为老妈喂奶时,不小心母乳流入左耳朵,导致左耳朵发炎,从此中耳炎就一直挥之不去,一旦左耳朵进水,就会引发中耳炎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其实中耳炎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们的愚昧和蹩脚的医生。还记得小时候得中耳炎,老妈就叫我去隔壁阿姨那里拿一些母乳,然后倒入耳朵里,说是母乳对耳朵比较好。现在我才知道,根本不是这回事,倒入母乳后,那简直是火上浇油,更加利于细菌的繁殖。这种土法无效后,老妈就带我去村卫生所去看病,结果拿了一些庆大霉素回来,说是滴入庆大霉素进行耳浴,消毒,可是这庆大霉素实在太厉害了,滴了几滴,耳朵就疼的厉害,耳神经受到严重的损伤,还好后来不流脓了,也就不再去注意它。

有一年去福州,和一大人赛跑,结果摔了一跤,左耳朵留血了,此后左耳更加脆弱。也在这一年学会了游泳,此后就会偷偷去游泳,中耳炎也就时不时的跳出来。

到了初中时,因为中耳炎的缘故,左耳已经穿孔,并有耳鸣现象。于是吃起来六味地黄丸,耳鸣现象得到了缓解,此后六味地黄丸成了必备药,一旦左耳有一丝的潮湿,就会吃六味地黄丸。老妈还一度担心我的听力,叫我去买助听器。可是我知道,人的身体是一个神奇的组织,一旦在某些功能有缺陷,就会出现其它的补救措施。因为左耳听力不好,右耳的听力就会变得更加敏锐,而事实正是如此。

初三时,右耳也得了一次中耳炎,所幸的是,很快就恢复正常,耳道干燥如初。可是每次左耳得中耳炎,好了之后,耳道还是潮湿的。从这时,我就只好认命了,看来左耳天生就是中耳炎的温床,只能控制中耳炎,而不能彻底治愈中耳炎。

因为中耳炎的缘故,很少吃鱼虾之类的食品,所以很少吃海鲜,这减少了我获取蛋白质的途径,导致后来在生长期营养不足,身高也受到一些限制。

高中时,中耳炎照常来照顾我,生怕我把它忘记似的。大约这时,我得到一个消息,有一个年轻人,因为经常服用六味地黄丸而得了尿毒症,于是放弃了用六味地黄丸治疗耳鸣的想法。高二的时候,在中耳炎,疱疹,股癣,感冒一起压迫下,心力交瘁。后来一个一个的克服之后,做了一次听力检测,才知道自己左耳听力已经受到严重的损伤,鼓膜破了一个大孔,听神经也变的脆弱。医生警告,不要去游泳,一旦耳朵进水,可能会眩晕过去。

此后没有再去游泳,也不吃鱼虾之类食品,中耳炎也得到了控制,可是我知道并没有完全治愈,因为一旦我吃起鱼虾食品,左耳又会开始有动静。一次到上海,在一家药店里知道了炎可宁这种药,吃过之后,效果不错,于是以后都吃这种药来控制中耳炎。

大学毕业时,去泉州堂姐家,去了一趟海边,经不住诱惑,去游泳了,结果中耳炎又来了。这次来势凶猛,一个月了还没好,耳朵疼的厉害。转折点是到了华工校医院。去医院时我还和校医说,老毛病了,治不了。医生只是笑笑说,还是有办法可以治的。在校医院打了三天的点滴之后,中耳炎真的好了。几个月后,左耳朵也可以看到干燥的耳屎,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如盘古开天辟地一般改变了我的人生观。

仔细想来,中耳炎确实对我造成了深远的影响。因为中耳炎,害怕耳朵进水,所以养成了洗澡和洗头是分开进行的习惯。许多人都不解,洗澡的时候怎么不洗头,可是如果他知道我对中耳炎有多么恐惧,那么也就见怪不怪了。因为中耳炎,不敢吃鱼虾等腥味很重是食物 ,因此对食物有自己的禁忌,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克己。因为中耳炎,自己对于生活一度很悲观,总是认为这世界太不公平了,也认为有些事情总是无法改变的,只好认命。可是治愈好中耳炎之后,我才知道,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,只是能力所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