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标签归档: 打油诗

睡在我下铺的兄弟


大学时,我的下铺是一个来自陕西的小伙,他的名字叫老大。刚开始的两个月,我们宿舍是非常和谐的,还记得一起做高等代数的日子,整个宿舍都在思考同一到数学题,多么和谐的画面。而我和老大同学则更是好基友了,我们一起去买鞋子,一起去图书馆借书,直到寒冷的日子来临。

那时我对于日光灯还特别畏惧,于是只好把脸朝里面,而我习惯右侧睡觉,于是,我的枕头下面就是老大同学的脚。因为我是睡的这头,所以同睡上铺的张光华同学也 只好和我一起头对着头。最终,秋天来临了,一股味道不时从下面涌下来,我们一致要求老大同学要注意个人卫生,为了此时,我们宿舍展开了激烈的讨论。而在这 个过程中,老大同学撒谎了,本来还是接受他是舍友的,可是他竟然对我们撒谎,我懒得拆穿他的谎言,只是在心里把他加到了黑名单。之后和张光华同学就只好换另一头睡觉了,忍受一下日光灯。

愤怒之余,创作了一首打油诗,聊以自慰。

《睡在我下铺的兄弟》

睡在我下铺的兄弟

你无声地睡在下面

你散发的芬芳让我知道你的存在

睡在我下铺的兄弟

那芬芳沁人心脾

伴随着我度过每个漫漫冬夜

温暖着我的心

多年以后

也许我会忘记你的名字

但忘不了你的芬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