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标签归档: 可恶的女人

我不是没注意,只是不在意


前段时间搬家,所以遇到许多很奇葩的事,所以在这里吐吐槽,平衡一下心理。 要搬家了,于是去找房子,找到一个三室一厅,有二女一男住在里面,其中一个女的要搬走,因为写着不限男女,而且环境还不错,于是去租下来。等到我的所在房 子快要到期时,就把书搬到刚找的房子里,足足搬了四大箱,即便是我耐力和力量都达到很好的状态,第二天还是手酸,然而奇葩的事发生了,第二天早上,租给我 房子的那个女生从珠海打电话给我说,另一个女的不让我住进去,叫我去把东西搬出来。估计是我搬东西进去,连招呼都不打,她觉得是对她权威的挑战。接过电话 后,马上去找她理论,真是无奈,合同是她和房东签的,而我租房子时也没和她签合同,所以她变卦也不需要付什么法律责任,只是嘴上说说不好意思啊,不太方 便。看她的样子,我也不喜欢,一看就是那种很另人讨厌的人,如果和她住一个屋檐下,估计要受罪。只是时间太仓促了,再去找下家没那么快,于是问问能不能先 把东西放那里,答案是可以,不过她还是要我身份证复印件,说给保安的,这个还算合理,最后还要了我电话,我就纳闷了,要我电话做什么,也没多想就给她了。 中午时越想越气,于是就把东西搬出来了。后来很就有人打电话问我房子租好了没有,想想我还没有在中介里留电话,看来是那个赶我出来的女的给的,因为她是做 房地产的。赶我走了,最后还要在中介那里介绍一个客户,也够绝的。

就在同一天,抱着怒气,去58同城上找有没有房子租,看到下渡路有单间租,也没有多想,就奔过去了,看了一下环境,还行,只是在城中村,当时就答应把房间 租下来,考虑到这里到公司的距离,决定把他的自行车也买下来。事实证明,我是头脑发热了,这里到公司的真是很远,万一下雨,就悲剧了,而住这里,就没办法 和同事去跑白云山了。到同事的一室一厅看过后,决定住在客厅里,于是我反悔了,可是我一直还是守信用的,所以非常的惭愧,而这也正好被利用了。到了这种程 度了,还坚持要把自行车卖给我,他也是估计到我不会和他还价,第二天我就去把自行车买了,400块钱,果然,他也没说是二手货,给我便宜一点。我也没在 意,回头就把他加入了黑名单。事实证明,这是一辆烂车。

要把东西搬到同事那里,于是去配钥匙,在小西门那配钥匙,老板真是奇怪,说什么这 中钥匙在别人那里配要10元钱,我这里租金便宜,只收8元钱。配的时候,有人来修手表,他一看说,一看就知道你这个表是日本进口的,换个电池80元,在专 卖店至少要100元以上。事实证明,这个老板就是个吹牛皮的,我的钥匙在他这里配了四次,都没能打开门,去找他时,一会说,这里没配好,一会说那里没配 好。最后实在没办法,去找他退钱,只退我5元钱,懒得和他争,按理说配钥匙是技术活,会配就会配,不会就不会,哪来那么多废话。在江怡路上的五金店里配钥 匙,老板直接说,要8块钱,我说好。一看这人就知道是技术牛人,一身灰衣套装,戴一副眼镜,只是脾气不大好。很快,钥匙就配好了,我也不多说,去开门,一 次打开。这就是技术实力的差别,一边只会吹,一边用实力证明给你看。

之前租的地方要退押金给我,而水电费一直没算,三个月一起算清,竟然 要360块钱,坑爹啊。怎么可能会用这么多,我也多说,遇到这样的房东,也没办法。就租个单间要1000元,而我同事的一室一厅才1050元,要不是当初 租房时太急了,也不会租这里的。后来和之前的租客小诗说起这事,她也是说这个房东很坑的。房东也是做中介的,果然,搞房地产的就没几个好东西,因为利益几 乎是唯一目的。

还好,现在活得还好。住的地方阳光,通风,这个月也开始有余钱了,虽然不多,但也是新的开始,开始存老婆本吧,慢慢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