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月度归档: 2019年3月

那些天住过的北京地下室


上次有朋友来杭州,她说起北京工友之家和北京新工人艺术团在北京做的一些事,然后我又想起了北京。晚上回家,和丽华说起这些事,在北京的点点滴滴又历历在目了,于是决定把它记下来。

2009年的暑假决定考研,当时正好父亲和几个朋友打算在北京开沙县小吃,弟弟也在那里,为了让我长见识,看一下国内一流学府,让我去一趟北京,于是就去了趟北京。

到了北京,到了中关村,到了港沟路的小店,店里刚装修完毕,还没开业,休息片刻,就拿着行李到住的地方,这时我才知道他们住的是地下室。

沿着阶梯一直往下走,不知拐了几个弯,来到了地下室。走廊内好几个通风机在工作着,地面还有些潮湿,到了房间,密不透风的,墙面有些潮湿,放好行李后,赶紧逃离。

晚上小店关门的时候,让我从店里提了一桶热水到地下室,说是洗澡用的。提着热水,拿着洗漱用品到了洗澡的地方,才知道是厕所。厕所就厕所吧,以前在沙一中读书的时候,也在厕所洗过澡的,于是就去洗了。但这厕所的干净程度与沙一中根本无法比,一度想不洗的,但水都提来了,于是狠下心,把门一关,站在粪坑上就开始洗澡了,但那味道着实不好受,感觉快晕过去。这味道又让我想起初中住宿时,一次厕所堵塞,引发的伏尸百万,血流成河,惨绝人寰的场景。于是又想到初中的时候,两个清粪工人惨死在粪坑的经历,顿时恐惧感油然而生,匆匆洗完就离开这鬼地方。

晚上睡觉的时候,才知道爸爸的朋友是不洗澡的,于是决定像他那样也不洗澡, 只擦擦汗就好。

房间的角落会滴水,睡觉的时候还是有些潮湿,温度也不高,于是拿小毛毯盖在身上。房间空气不流通,有种窒息的感觉。就像小时候被父亲用被子蒙住头那种感觉,很难受。毛毯有些潮湿,很多天之后,才发现这是 有问题的。

白天,四处游荡,尽量让自己忘记晚上住地下室的烦扰。爬长城,逛园明园,颐和园;到北大,清华,体育大学,人民大学,外国语大学等等,也算是完成这次来北京的目的。这样逛了一圈之后,就到中关村图书馆看书,然后看到绝影的《疯狂的程序员》, 对以后对着计算机,做一名程序员也没那么恐惧了。

弟弟的耳朵有点发炎,于是到药店买点炎可宁,和之前上海买过的同一个包装,一问价格,竟然要21块钱,而上海只要7块。我就说太贵了,售货员看了看我,问到,你从哪里来的?当时心里一惊,有点被鄙视的感觉,于是说从上海来的。

小吃店开业后,生意不好。有一天,有几个顾客来喝炖汤,边喝边说,这家店不正宗的,将就着吃吧。与不远处老乡开的小吃店相比,小店的店面大小和装修规模都相差好远,他们是统一制服,排队叫号,我们确实显得不专业,但我们也是正宗的沙县小吃啊。心里各种难受,正是这样的经历,后来弟弟开店装修都比较好,但与好的北京沙县小吃店相比,还是相差太远。

在北京待了20天后,回到学校,顿时鸡血满满,发愤图强,后来也如愿以偿考上华工。这20天里,除了第一天洗了澡,后面都只是擦擦汗,导致后背有一块长了很多红疹,怪吓人的。后来同学邀请我去北京玩,我都不愿意去,一想到地下室的日子,心里就排斥了。

一直希望北京政府能够把地下室都关了,那样的环境真不适合生活。没有地下室,人们总会想到其它办法来住,那时候如果没有地下室,父亲和朋友们应该会多花点钱住个好点的地方。在长江以南可以做个富农,来到北京后,沦落到住地下室,还是挺憋屈的。于是,我建议父亲以后开店不要越过长江。

回到北京工友之家和北京新工人艺术团在北京做的一些事,虽然能帮助工人一时,但也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,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,在北京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体面的生存,真心不易。拿沙县小吃来说,以前上海满大街都是沙县小吃,但随着租金的上涨,绝大部分沙县小吃就吃不消了,只能黯然离开,但总有出色的能生存下来。父亲说,去年他朋友在北京开店,一年店铺租金就80万,着实厉害。

既然不能很好的生活,又何苦往这些地方跑呢,退一步也可海阔天空。很多人看不起拼多多,但我非常喜欢拼多多,因为我从这里看到一种农民不需要背井离乡到大都市打工的可能。在拼多多上,我可以用很合适的价格买到我想要的农产品。广西或者漳州的芭乐,云南的玉米,陕西或山西的苹果,赣州或湖北秭归的脐橙,长汀的大薯等等,因为价格实惠,所以我经常买。而工友之家的同心农园里卖的桃子,好吃是好吃,但是挺贵的,所以我没法持续的买。

希望有一天中国的农民能像日本的农民那样,不需要背井离乡就能活的很好, 也希望那一天早点来。

你浪费的是昆士兰州的水


晚上和家明去吃饭,说到我的Mac Pro显示器的涂层脱落问题还没修,得向公司申请一台电脑用才有办法把Pro空出来拿去修。之后发生如下对话

家明:你装逼了吧,公司给你免费电脑用干吗不用,如果当初申请了,现在就不需要申请了。

我: 公司那渣渣的Air电脑连像素点都能看清,用久了会瞎了我的眼。而且用公司电脑,我的电脑就闲置了,太浪费。

家明: 你这种人是百里挑一了。

我: 我这种喜欢买股票的人,必须知道什么才有价值。

其实吧,就算公司的是Pro,我也不会申请来用,因为这样会造成自己的电脑闲置了,造成资源浪费。当然如果公司能像阿里那样,用了3年后,可以用1000块钱回购,那还是会用起来了,毕竟多一台Pro还是各种暗爽的。

回到家,想起大学英文课,吴国华老师讲的一个经历。那年他们几个老师出国学习,到了澳洲的昆士兰州。昆士兰州缺水,为了节约用水,队里老师洗衣服都要按照房东的要求一起放在洗衣机里洗。队里有个女老师就不干了,她觉得内衣也一起洗会很脏,于是偷偷的把衣服拿到学校洗干净再拿回去晾干。有一次被房东发现了,然后发生如下对话。

房东: 为什么不一起洗衣服。

女老师:,一起洗太脏了。

房东说,你这样太浪费水资源了。

女老师: 我没有浪费你的水啊。

房东勃然大怒: 你浪费的是昆士兰州的水。

女老师顿时流下了泪花。

从这段经历里,我看到了两点

  1. 国外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。像昆士兰州这鬼地方水资源如此欠缺,洗个衣服还有各种要求,还是国内来的自在些。
  2. 外国人的集体意识还是很强的,不会因为你浪费的不是他的资源而置之不理。

于是开始注意自己的行为对周围环境的影响,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行为准则。

打喷嚏时,及时用纸或手遮挡,避免喷嚏散发出去,给别人的呼吸造成干扰。

吃饭的时候,把自己点的东西吃干净,减少服务员收拾时的麻烦。

爬山的时候,会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带下山,而不是丢在山上的垃圾桶,增加清洁工人的麻烦。

玩游戏,看电影时,都带上耳机,避免影响周围的人。

前些年,公司同事打喷嚏不用纸挡,说了他们很多少次了,还是不改,也是很令人无语的。当时很气愤的写到,罢了,总有一天会离开这是非之地,到自己想去的地方。在那里,一手代码,一手股票,多开心,多快乐。

关于2011日本海啸以及自然报复


2011年3月11号的时候,日本近海发生大地震,然后引发海啸。当时上英文课的老师说,这是大自然对日本的天谴,是日本人侵华战争后该有的报应。于是写了如下一封信给老师。前些天,看到人民日报推送的8年前海啸的视频,评论下还是有一大堆人在说这是报应,依然觉得莫名其妙。于是拿出当年的那封信重读一翻。

关于日本的大地震,只是一次自然灾害,不能说是自然对人类的报复。一直认为,无论人类对自然做什么,自然依旧是自然,它仍然按照自己的规律在运作。即使人类社会退化到原始时代,地震依然会发生,并不会因为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就不会发生地震。这次地震导致核泄漏只是偶然事件。只能怪日本的防护措施不到位。如果说地震是自然对人类的报复的话,那么唐山大地震,汶川大地震就不应该发生了。想想那些朴实的中国人民,他们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但地震却还是夺去了他们的生命。这就是自然的报复吗?

尽管人类的科技水平一直在进步,像地震,台风,海啸等自然灾害的发生依然不以人类的意志为转移,而人类之所以还要发展科技,就是为了能够在这些灾难面前有应对之策。等到能够预测地震那天,地震就不再那么可怕了。一直认为核能是未来的能量之源,想想太阳的能量来自哪里,就知道核能的前景。只可惜人类的科技水平还不够发达,不能自如的运用核能。如果等到那一天,人类运用核能像运用火一样自由自在,人类社会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当然像洪水,泥石流这些灾害确实是人类对自然的破坏造成的,这只能怪人类的无耻了。

那一年得过的带状疱疹


前些天同事来上班,戴着口罩,脸上有成片的红疹,我一看,这不就是我那年得过的带状疱疹吗?于是和他聊起治疗带状疱疹的过程,简直和我如出一辙。

他是头疼,然后一直找不到原因,在医院做各种检查,CT,核磁共振,内科,神经科都查,找不到原因,直到脸上长出了带状疱疹才知原因。我是眼睛疼,疼的晚上睡不着觉,在医院也是做各种检查,最后被一个庸医认为是青光眼,直到脸上长出了带状疱疹。于是我觉得必须记下来,给后来人一些参考。

小学五年纪的时候,得过一次水痘,被同学传染的。那时爸妈已经在外开小吃,我和弟弟寄养在大伯家里,所以很多事情也只能自己处理。那时还不知道水痘是何物,好在只是手上长了几粒,用小刀割破后,隔了几天就结疤好了,也就没管了。

高二上学期,眼睛不知道咋回事,突然特别疼,于是到沙县医院看,医生说眼压高,极有可能是青光眼,于是各种药水往眼睛滴,只是好几天都没见效。后来我爸从深圳赶来,带我到三明梅列医院看,说是麦粒肿,没什么大碍。从三明回来第二天,脸上就长出了带状红疹,于是赶紧去医院,到皮肤科一看,是带状疱疹,医生开了点药就让我回学校了。

晚上一个人待在宿舍,班主任陈美琴老师来看望我,她说城东有个黄慧明医生的诊所,还挺好的,可以去看看。到了诊所,黄慧明医生直接破口大骂,沙县医院这帮缺德的,这么严重了还只给你吃点药,赶紧打点滴吧。于是打了整整一个星期的点滴,带状疱疹才得到压制。

只是眼睛上的问题还没有消除。那时,左眼因为长时间的用药,以及带状疱疹的影响,得了结膜炎,看物体时可以看到双重影,明明是一盏灯,看成两盏了。后来眼睛慢慢恢复正常后,来发现眼睛上已经留有疤痕,把左眼的视线挡了一部分,导致右眼视力急剧下滑,双眼1.5的视力就这样毁于一旦。

高三下学期的时候,经常做题目,左眼又开始疼了。于是高考报志愿的时候,就想找个用眼少的专业吧,于是就选了数学系。后来吧,数学系真不好找工作,然后在以前算命先生说,我这个人必须在校努力学习,才能有所发迹。想想大学的时候也不算用功,于是又考研到了计算机专业。当初若不是因为眼睛的问题,大学应该就是计算机专业了,真是命运弄人。

这一路走来,还是得感谢陈美琴老师。虽然当初在课堂上,还吐槽她上课水平不行,但是呢,她的善良和责任感足以弥补她的不足。若不是她叫我去黄慧明医生那里打点滴,而是听沙县医院医生的在傻傻的吃药,估计左眼的疤痕就更大了。另外当时碰到的那个沙县医院的医生水平是真不行,好端端的眼压高竟然诊断为青光眼,真想打人。后来病例给另外一个医生看时,他就直接骂道,这是瞎看吗,怎么能诊断是青光眼呢,这么年轻的小伙子。虽然即便是他主治,也未必能知到是带状疱疹病毒的原因。

写这么多,无非就是想说,如果哪一天,你头疼,眼睛疼,然后一直找不到原因,医生也毫无办法,不妨考虑检查带状疱疹病毒压迫神经看看。对于医生来说,如果哪天你遇到一个病人,怎么检查都看不出问题,不妨考虑带状疱疹病毒压迫神经试试。如果你得了水痘,请重视,因为得过水痘的人,是带状疱疹病毒的高发人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