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城市公共自行车之我见


城市公共自行车之我见

初到杭州时,就被杭州随处可见的公共自行车租借点所折服,它极大的方便了杭州人民的生活。上班的时候,可以骑自行车去上班;周末的时候,可以骑着自行车逛西湖。美中不足的是,必须办一张公交卡,而不是直接扫二维码。考虑到杭州公共自行车租借点建设时,二维码还没有兴起,可以理解。

去年到扬州办理驾照换证时,发现扬州的公共自行车租借更加方便,可以直接使用支付宝扫码走起,真是业界良心。

今年回家,看到三明和福州也都有公共自行车租借,然而遗憾的是,都需要办一张公交卡。

在我看来,后发者具有的优势可以避免前人犯下的错误。而三明,福州这些城市明显没有看到前人所暴露出的弱点,没有利用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便捷。今天在福州地铁口借车时,与路人也聊起这事,他们都认为公交卡借自行车太麻烦了,还是扫码走起来的方便。最后,我是通过共享单车借的自行车,但这需要下载一个APP,还要充200块钱押金,远没有支付宝和微信扫码来的方便。

另外还有一件小事,三明的公共自行车晚上10点之后就不能归还,要等到第二天,而杭州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归还,杭州完胜。有一次,朋友晚上10点后去换车,才发现已经不能还了,另一个朋友就说没有做好功课,不知道晚上10点以后就不能换车了。于是我说,这太不人性化了,应该10点后也要可以换车的。这位朋友就说,规矩不是他定的。于是我又回复到,问题的核心不是规矩是谁定的,而是规矩的合理性。不自觉的就为自己的见识所骄傲,哈哈哈,从事互联网行业后,确实越来越开放了。

不自觉的又想起一些小事,也扯一扯吧。有一个小朋友说我歧视很严重,其中就有学历歧视。我虎躯一震,心想我如此开放,何来歧视,于是一一反驳她。先反驳科班歧视,她是专科学校,计算机专业毕业,说是科班出身,而我一直认为本科以上才是科班出身,关于这一点,如果专科毕业也算科班出身,只能说我无知,并不能说是歧视。还有一点是一个小朋友要考专升本,而我说没必要,我认为对于IT行业,如果不是从事算法工程师等对数学要求高的职位,学历并没那么重要,更重要的是编程能力,这何来的歧视。

公共服务本是为了提供市民方便,而如何才能更方便市民使用,是每位相关人员必须认真思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