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月度归档: 2014年6月

那些浮躁的年轻人


四个月前,遇到了Sphinx-for-Chinese的分词问题,也就是分词的粒度问题。在使用Sphinx-for-Chinese时,结果中有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,搜索兵马俑时搜不到它,搜索兵马俑博物馆时才能搜到它。这只因为词典里有兵马俑博物馆这个词,而Sphinx-for-Chinese使用的是mmseg分词算法,所以使用最优分词策略时,将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分成秦始皇+兵马俑博物馆。当时只是将词典中类似兵马俑博物馆这些词删除,也解决了这一类问题,但显然还是存在问题的。最近产品那边又提出一些问题,如搜索西海,海岸时搜不到西海岸,搜索肯尼亚时,搜索不到肯尼亚山。于是这个分词问题又提上了日程。

对于这些问题,再次使用去除词典中的词显得不太合适。于是只好采用别的办法,考虑使用近义词的办法,可是还是不合适,因为如果将西海和西海岸设置为同义词,那么搜索西海岸时,也能搜索关于西海的东西,这显然不是我想要的。看来只有改源码了,可是看到Sphinx-for-Chinese那些代码,没有信心做到。于是只好求助网络,可是这么专业的问题,在网页上是找不到的。于是求助Sphinx-for-Chinese,也就在这时,我才发现许多时候还是只能靠自己,许多时候程序员是很浮躁的。

在群里问了一些人,有个人说全切分,可是问他如何做,他就不理你了;有人说思路有很多,近义词就是其中一种,可是和他说了近义词的弊端后,他也不说话了;有人说在配置文件里加个选项即可,想来使用Sphinx-for-Chinese也有些时间,怎么就不知道有一个支持细粒度分词的选项呢?了解了之后,才知道CoreSeek才有这个选项,再细问后,他就说自己很忙,问其他人去。想想自己有问题都是看文档,除非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,才会求助于他人。也知道如果有一些例子,会起到很大的帮助,所以才会写了几篇关于Sphinx-for-Chinese的文章。可是却被这帮人当成不看文档的人,真是有些无辜。最后只好求助于Sphinx-for-Chinese的开发人员,从他口中得知,要想解决这个问题,唯一的办法就是修改源码,这和自己预计的是一样的。

或许自己也变得浮躁了,明知道只有改源码,还是去麻烦其他人,企图有更简便的办法。记得当初遇到SCWS时就不是这样,那时遇到分词问题,愣是使用printf输出找到修改的办法。可是现在,遇到问题时想的却是有没哟更简便的办法。幸好组长没有变浮躁,在他的参与下,很快找到了问题的症结,并给出了一个最初的原型。正是这个原型,点燃了星星之火,带领组长和我走向解决问题的道路,虽然目前看来,还不是最优的解决方案,但至少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自己也应该沉下心来,不要再那么浮躁了。

与中耳炎的二十二年


假如和一种疾病一起度过二十二年,那么必然会在生理和心理上产生重大的影响,对于我,中耳炎就是这样一种病。

据老妈回忆,从哺乳期开始,中耳炎就缠上了我,确切地说,是缠上了左耳。因为老妈喂奶时,不小心母乳流入左耳朵,导致左耳朵发炎,从此中耳炎就一直挥之不去,一旦左耳朵进水,就会引发中耳炎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其实中耳炎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们的愚昧和蹩脚的医生。还记得小时候得中耳炎,老妈就叫我去隔壁阿姨那里拿一些母乳,然后倒入耳朵里,说是母乳对耳朵比较好。现在我才知道,根本不是这回事,倒入母乳后,那简直是火上浇油,更加利于细菌的繁殖。这种土法无效后,老妈就带我去村卫生所去看病,结果拿了一些庆大霉素回来,说是滴入庆大霉素进行耳浴,消毒,可是这庆大霉素实在太厉害了,滴了几滴,耳朵就疼的厉害,耳神经受到严重的损伤,还好后来不流脓了,也就不再去注意它。

有一年去福州,和一大人赛跑,结果摔了一跤,左耳朵留血了,此后左耳更加脆弱。也在这一年学会了游泳,此后就会偷偷去游泳,中耳炎也就时不时的跳出来。

到了初中时,因为中耳炎的缘故,左耳已经穿孔,并有耳鸣现象。于是吃起来六味地黄丸,耳鸣现象得到了缓解,此后六味地黄丸成了必备药,一旦左耳有一丝的潮湿,就会吃六味地黄丸。老妈还一度担心我的听力,叫我去买助听器。可是我知道,人的身体是一个神奇的组织,一旦在某些功能有缺陷,就会出现其它的补救措施。因为左耳听力不好,右耳的听力就会变得更加敏锐,而事实正是如此。

初三时,右耳也得了一次中耳炎,所幸的是,很快就恢复正常,耳道干燥如初。可是每次左耳得中耳炎,好了之后,耳道还是潮湿的。从这时,我就只好认命了,看来左耳天生就是中耳炎的温床,只能控制中耳炎,而不能彻底治愈中耳炎。

因为中耳炎的缘故,很少吃鱼虾之类的食品,所以很少吃海鲜,这减少了我获取蛋白质的途径,导致后来在生长期营养不足,身高也受到一些限制。

高中时,中耳炎照常来照顾我,生怕我把它忘记似的。大约这时,我得到一个消息,有一个年轻人,因为经常服用六味地黄丸而得了尿毒症,于是放弃了用六味地黄丸治疗耳鸣的想法。高二的时候,在中耳炎,疱疹,股癣,感冒一起压迫下,心力交瘁。后来一个一个的克服之后,做了一次听力检测,才知道自己左耳听力已经受到严重的损伤,鼓膜破了一个大孔,听神经也变的脆弱。医生警告,不要去游泳,一旦耳朵进水,可能会眩晕过去。

此后没有再去游泳,也不吃鱼虾之类食品,中耳炎也得到了控制,可是我知道并没有完全治愈,因为一旦我吃起鱼虾食品,左耳又会开始有动静。一次到上海,在一家药店里知道了炎可宁这种药,吃过之后,效果不错,于是以后都吃这种药来控制中耳炎。

大学毕业时,去泉州堂姐家,去了一趟海边,经不住诱惑,去游泳了,结果中耳炎又来了。这次来势凶猛,一个月了还没好,耳朵疼的厉害。转折点是到了华工校医院。去医院时我还和校医说,老毛病了,治不了。医生只是笑笑说,还是有办法可以治的。在校医院打了三天的点滴之后,中耳炎真的好了。几个月后,左耳朵也可以看到干燥的耳屎,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如盘古开天辟地一般改变了我的人生观。

仔细想来,中耳炎确实对我造成了深远的影响。因为中耳炎,害怕耳朵进水,所以养成了洗澡和洗头是分开进行的习惯。许多人都不解,洗澡的时候怎么不洗头,可是如果他知道我对中耳炎有多么恐惧,那么也就见怪不怪了。因为中耳炎,不敢吃鱼虾等腥味很重是食物 ,因此对食物有自己的禁忌,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克己。因为中耳炎,自己对于生活一度很悲观,总是认为这世界太不公平了,也认为有些事情总是无法改变的,只好认命。可是治愈好中耳炎之后,我才知道,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,只是能力所限。

我的父亲


参加芳的婚礼回来,我意识到人与人之间最珍贵的依然是感情。于是发现自己对待父亲的行为近乎残忍,虽然父亲有错,但也不应该采取这样置之不理的行为来对待他,还好现在还不算晚,是时候来处理这些问题。而在此之前,有必要重新认识父亲。

父亲19岁时高中毕业,只差一点点就考上大学了,很可惜。没考上大学后,父亲只好在家务农。父亲本来可以当一个老师的,那时村里要招一名教师,可是村干部的儿子竞争不过我爸这批人,于是村干部只好不公开招聘,先让人代课,把他儿子调到小山村上课,之后慢慢调到村里,于是父亲只好继续务农。事实上,父亲的数学和记忆力相当不错,多年之前的老同学,他依然能记得名字。

做了几年农民后,父亲也成为一名合格的农民,于是打算娶妻生子。因为父亲曾在母亲所在的村子砍过柴,于是就在这里知道了母亲,托人做媒,就娶了母亲。之后就生下了我,第二年生下了弟弟。就在这两年里,父亲去到远处的江西种木耳,留下母亲在家,生活不易。而母亲也无力带着两个小孩,于是将我交给外婆养着,于是直到读幼儿园时,我才回到父母亲身边。

小时候,父亲教我要养成好习惯。如饭前便后要洗手,不随地吐痰,养成读书的习惯。很可笑的是,这些习惯父亲自己却没有养成,而我却做到了。小学一年纪的时候,父亲就教我被唐诗,拿着《唐诗三百首》从最简单的开始背,或许我遗传了父亲的基因,所以记忆力也不差,再加上用功背书,很快就背会了好几首唐诗。父亲也教我一些坏习惯,从小他就教育我,和别人打架时,要和我弟弟两个人一起打,这样才不会吃亏。可是他不知道,很早的时候,他就已经让我知道了暴力的可怕之处,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养成这个习惯,轻易也不和人打架。提起这件事,我依然耿耿于怀。那时,我还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,毫无顾忌,所以弟弟来逗我时,被我踢了一脚。可是父亲毫不客气地将我憋在被子里,把我吓的嚎啕大哭,那弱小的心灵也留下了严重的创伤。此后,我也变得相当沉默,不随意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父亲显然很关心我的成长,于是教我下棋,打牌,给我买玩具。小时候家里没钱,父亲依然给我买了一个拼图玩具,有了这个拼图,我和弟弟两人每天晚上都异常开心。拼图的正面是一张图片,有许许多多的动物,背面是拼音,可以用来识字。伴随着这个拼图,我和弟弟健康的成长。正因为这样的成长经历,对于儿童,我特别推荐玩拼图。

有一年,母亲生病,得了胆结石,在沙县医院住院。家里的钱也差不多用光了,父亲一个人先回家,晚上和朋友在家里打牌,打得很晚,我一直没有睡不着,我想父亲当时是为了给母亲挣医药费才会这样做,于是继续睡觉。

后来,父亲将我们兄弟两人寄养在大伯家后,和母亲一起去福州做小吃。从此,家里的生活也不再拮据,而我也有机会跟随他们一起走南闯北,见见外面的世界。第一次去福州,父亲给我买了几本《机器猫》,还有一本《一千零一夜童话》,当时看得很入迷。此后,父母亲去福清,之后又回到福建师大,生活虽然不能算富足,但也还算有余。可是就在福建师大,父亲得了胃炎,身体恶化得不行,家里人都很担心他会这样病逝。那一年我还在读初一,家里一个长辈正好去世,亲戚们都认为父亲中邪了。父亲一生都讨厌迷信,而那时我竟相信了长辈们的话,即使父亲病重也没去看望他,后来我对迷信极为反感,就是因为这段经历。还好后来父亲的病好了。

初二时,父母亲都呆在家里,那时家里的钱基本上都花在父亲的医药费上,所以生活过得很拮据。父亲的右大腿不知怎么的,神经麻痹,所以只好一直吃猪腿,后来父亲的身体变得很胖。初二时开家长会,我那小小的虚荣心还希望父亲不要去,因为不想让同学看到父亲一拐一拐的样子,可是父亲还是去了,现在还在为当时的想法蒙羞。

初三时,父母亲去了深圳。此时病魔又缠上了母亲,因为母亲一直生病,父亲的脾气变得很差,有一次,听父母亲两人在吵架,于是叫他们两人不要吵,打扰我睡觉,结果被父亲骂的狗血淋头,瞬间眼泪就留下来。也就在这一年,我听父亲抱怨,他一个高中生毕业,开小吃一直没有别人小学毕业的做的好,天理何在。那时我就觉得好笑,还对父亲说,他没有终身学习的理念。结果又被父亲骂,于是之后我轻易不去惹他,这也造成父子俩之间极少坐着聊天。

直到高中毕业,去上大学,去江苏扬州报到,和父亲住在家庭旅馆里,这时我才看到父亲长出了许多白头发,也才体会到父亲的不易。于是暗下决心,大学四年一定要刻苦学习,做出一些名堂。可是后来父母亲在上海开店后,生活上又宽裕了不少,于是将之前的决心忘光了。

大学毕业那年,父亲因为年轻时结扎,一根管子被打了死结,导致发炎,于是陪他一起回老家看病,后来因为店里没人帮忙,于是我又回到店里。父亲动手术时,我也没办法陪在他身边,把屎把尿的事都是由堂弟代劳,因为这件事,父亲还一直耿耿于怀,和他吵架,他就把这件事提起,于是我只好不说话了。

在店里呆了两个暑假,也渐渐了解父亲的性格。父亲对于越亲近的人,要求越高,也最喜欢挑亲近之人的毛病,于是母亲,我,弟弟都无一幸免。相反的,父亲对于陌生人异常客气,越是陌生,他越客气,一副知书达礼的样子;父亲极为蛮不讲理,假使只有自己人在场,即使他本身不在理,他也要占便宜;父亲极为吝啬,极少买衣服,衣服鞋子一穿就是好几年,然而最要命的是,对妻子他也这么吝啬,母亲打电话次数多时,他就絮絮叨叨说个不停,导致后来母亲只好去打公用电话,并且父亲还以各种理由阻止母亲买手机,这令人看得心寒。可是在赌博上,父亲却完全变了个人,每年春节回家,都要在赌场站着,输上几万块也豪不惋惜。

正是因为他在赌博和为人处事上的巨大反差,我和他基本上没什么话好说的。叫他不要赌博,他依然独断专行。后来对他实在失去信心了,于是完全不理他,即便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。可是此次回家,我才知道,即便他是如此,他依然是我的父亲,而我还是有责任和义务让他回头,如果我就这样丢下他,完全不理会他,也许他会自暴自弃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。古语云:亲爱我,孝何难;亲憎我,孝方贤。还是好好和父亲坐下来谈谈,正确处理这件事,父亲在世上的日子也不多了,再不孝顺,就来不及了。